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学校概览 - 风雨历程
第四章 在自卫战争中坚持敌后教学

第一节 战争初期的适应性训练

1946年7月,自卫战争在苏皖边区揭开序幕,学校领导意识到自卫战争远比抗日战争更残酷、更艰苦。为了让师生在思想上和行动上做好充分的战备,当年暑假,学校组织学生到掘港西乡的胡家园参加了县委举办的“夏令营”,以树立正确的战争观方指导思想,对学生进行了短期、严格的政治和军事训练。同学们睡稻草铺,吃咸菜粗粮。每天起床打背包,出早操,课本文具随身带,有时夜间紧急集合,白天急行军。在夏令营里,不论教师学生,离开一小时都要请假,上课不能无故缺席或迟到,时事讨论会人人要发言,个个要说真话,对夏令营的每项规定,要不折不扣地遵守。每天晚上有检讨会,每周有评议会,对思想作风好和学习成绩突出的给予表扬,对纪律性差和学习不努力的批评敦育。

不久,苏中战役打响了,如东大批民工奔赴战场支前。敌特分子却在掘港以西的虹元乡一带造谣,煽动部分不明真相的农民起来进行暴动,企图推翻我后方人民政权。在暴乱中,一位乡长被特务杀害了,掘港区区长麦汝强也被铁叉队绑架扣押。在这险恶的环境中,夏令营的师生情急智生,沉着应战,女教师赵景桓等人当即派余可文、陈峰两同学奔赴马塘向县政府告急求援,另派一些学生混在暴乱的人群中观察动向,探听敌情,并把年幼的及一些女同学隐蔽在胡家园北侧水塘边的草丛里,直到拂晓,一些学生随同如东县警卫团陈毅夫主任带领的武工队赶到现场,追捕特务分子,解救了麦区长,随后,师生们又配合当地政府和武工队,教育和宣传群众,彻底平息了这场反革命暴乱。

第二节 深入敌后坚持游击教学和斗争

化整为零、就地生根 苏中七战七捷后,我军作战略撤退,如东处于“山雨欲来风满楼”的严重局势。学校为了安定人心,并作好向乡间转移的准备工作,仍在掘港镇开学。1946年9月中旬,蒋机窥扰掘港,学校于10月初疏散到苴丰区东屏乡刘家园一个短期,后复迁到新建乡(原丁陈乡)游击故址,边办学边宣传群众。同时,如东中学分校也由拼茶镇迁到本县西部坚持游击教学。当时,这两个校的师生发出共同的誓言:“不怕吃苦,不怕砍头,坚守岗位,斗争到底。”

1947年1月1日,蒋军四十九师纠合土顽还乡团全面扫荡如东地区,盘踞县内大小集镇50余处。如东中学本部地处掘港、苴镇、丰利、马塘、沙家庄等敌人据点包围之中,距离敌人据点最近的仅有5华里。因此,学校根据上级指示精神,决定采取“敌变我变,化整为零,依靠群众,就地生根”等灵活斗争方法,实行“敌来我散,敌去我教”。首先进行了精简整编,动员并安排年高体弱的教师和年纪小的学生回家或就地打埋伏,并把全校4个班中120多个身强力壮的学生混合编成3个队,分散到乡村预定的教学点授课。

不久敌人更疯狂地围剿、兜剿。疏散到乡间的教学点成了大目标,很不安全。于是,学校又根据学生住址编成5个教学组,即掘东长沙附近一组、掘马北一组、丰西南一组、拼丰区一组、丰东一组。每组约20至40人,由以校长马友白为首的校委会统一领导,教导副主任王舫,教师赵景桓、邵铁真、薛春、虞儋、邹良、缪天泉、郭翔之、郁明常等校委会成员分别在5个组具体负责。当时由于东部环境比西边稍稳定,学生发展到100多人。在西部另一地区坚持的拼茶分校,由吴北辰负责,张国梁任党支部书记兼教导主任,吴景陶、吴禹绩、赵朋叁、周寄萍、于一平、崔季黄等教职员一直同学生战斗在一起。

其时,五个教学组的同学与老师都和普通老百姓一样,分散吃住在群众家里,每天帮助房东担水、扫地,有时帮助舂米、干农活,还为烈军属车水、插秧、收割,从不打扰群众。有一次带夜为一个军属老太割了麦,老太很受感动,炒了一瓢蚕豆给学生,学生干部丁固为此跑了一里多路,请示了校部老师,才收下了。群众把他们当成自己的亲人,也曾流传着许多群众舍己保护师生的动人事迹。有一次,敌情突变,丰西教学组的几个师生和群众混在一起转移时,不幸被多路合剿的蒋军碰上了,群众便说他们是自己的儿女,终于巧妙地把他们掩护下来。另一次,敌人突然包围了校本部的部分师生,当地贫农欧老爹冒着生命危险,用小船将他们偷渡脱险,后来这位老爹被敌人毒打致伤,也没有说出半句真情。

深入敌后、扰敌除奸 1947年9、10月间,国民党在苏中由北向南进行大扫荡,掘东分部学生在王舫、邵铁真、邹良、薛春、虞儋等老师领导下,分成几个小分队,混在大规模“逃情况”的群众中,向南通县境内的矮庙儿方向撤退。一天清晨,师生正在华丰乡的群众家吃早饭,刚刚捧起饭碗,忽然听到东边敌人的枪声,赶忙背起行李转移。大家在人流中走散了,一些十四、五岁的学生找不到老师和同学了,仍然坚持跑了两个多小时。到了矮庙儿附近,敌军逼近了,向密集的群众开机枪,死伤很多,学生陈圣奇和朱显礼在飞奔的人群中挤过了一根独木桥,才算脱险。随身带的东西也丢了不少,他们在村里转了好久,等天黑了,才摸着走回去与其他师生联系上。虞儋老师因右腿残疾走不快,遇上敌军后,伪装成商人,才被侥幸释放。

为了安定民心,瓦解和干扰敌人,有一部分师生拿起武器,积极配合武工队打击敌人。他们常于夜间逼近敌人据点,剪电话线,散发传单进行政治喊话,侦探敌情。有一次,教师邵铁真和学生干部丁固等同学配合丰利区区委书记蒋长宽领导的武工队,捉到一个为敌人带路扫荡的特务;第四组几个同学和武工队一起到马塘据点捉到马扬乡的一个还乡团分子;第一组的5个学生配合武工队破获了3个坐探;第三组7个同学配合玉龙乡武工队蓟玄坝据点附近进行政治喊话,以瓦解敌人。

1947年6月5日,我苏中部队回师夜袭丰利,拂晓解放该镇捷报传来,校长马友白,即率师生急趋硝烟未尽的丰利镇,张贴标语,散发传单,进行了一天的宣传活动,到晚才返回驻地。

尊师爱生、同甘共苦 在血与火的日子里,师生们同心协力,感情融洽,政治上平等,生活上关心。校长、教师与学生朝夕共处,同吃、同住、同劳动、同娱乐、同做群众工作、同与敌人斗争。学生从心底里尊敬老师,一个个严守纪律,好学上进,领导和教师爱生如子,有的学生生活上有困难,老师解囊相助,有的老师伤风头痛,学生便主动端茶送饭,轮流探视和服侍。行军时有的老师为年纪小的学生背东西,夜间睡觉,老师照察学生。平时有些女学生争着为老师或男同学洗衣缝补。掘东组的学生战斗在附中乡时,没有校工,师生轮流烧煮。有时一天只吃两顿玉米稀饭。据当时的学生朱凤高、陈圣奇等回忆说:“当时生括虽苦,敌情虽紧张,但感到生活很充实,师生之间情真意切,同学之间亲同手足”。

坚持游击教学 在敌情十分严重的情况下,学校采取“敌进我散、敌退我教”的机动灵活的教学方法,争取一切有利时机集中教学,情况紧张时便分散教学,教师巡迥辅导,或采用以大同学带小同学、高年级学生带低年级学生的“导生制”、“即知即传人”的传授和辅导方法,分散教学时,语文、数学教师不够分配,便采取单科轮换教学的方法,各组设置联络站、顺次传递教材。其时,教学内容为了适应斗争形势的需要,以学习时政为主,每天都要选读报纸社论与报道文章,着重帮助学生解决人生观问题,帮助他们树立坚定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立场和无产阶级立场。各科教材比较精干,并把革命斗争、生产和教育三者有机地结合起来,着重理论联系实际,做到学以致用。

坚持在如东西部的拼茶分校(后称如东第二中学)根据当时斗争形势的需要和学生自己的志愿,把学生分成文教、财经、卫生3个队,每个队又按程度分成若干小组,由教师带领,分住景安区的蔡庄、陈庄、崔庄一带的群众家里,教师也按专长分成3个教学辅导小组。教材除基础知识课规定用统一教材(只有教本,印发讲义给学生或扼要抄写)外,各队按本专业需要安排了课程,制定了教学计划,自编了专业教材。如由吴景陶领导的文教队增加了音乐戏剧等课程,由赵朋叁领导的卫生队增加了医疗救护知识的课程,由崔季黄领导的财经队增加了会计业务珠算等课程。这些专业课的教学,同当地的对敌斗争、生产活动以及其它中心工作如征粮、参军等实践密切结合起来,大大丰富了教学的内容,使学生得到了实际的锻炼,从而也培养了才干。如财经队参加了征粮工作,协助当地粮食部门迅速而及时地完成了征粮任务;卫生队开展了门诊活动,每天就诊的群众络绎不绝,深受群众欢迎;文教队配合生产和对敌斗争,运用音乐舞蹈、戏剧和读报宣讲等形式,开展宣传活动。1947年下半年,形势步步好转,区乡每次召开大会都要去演出,有时一天接到好几处的邀请,常常演至深夜。

当时演戏的条件很差,大家都千方百计地克服困难。由吴景陶组织培养了一支较好的乐队。他和赵朋叁、赵景桓等老师常为演出队编写节目并导演,有时还亲自参加演出。如吴景陶曾亲自编演了《王瞎子算命》――为蒋介石算命,话剧节目大多取材于当时的生产实践和对敌斗争,有些就是真人真事。如活捉了拼茶的伪区长李连生后,当即编成了活报剧。自编的舞蹈节目有“镰刀舞”、“锄头舞”、“生产舞”、“青年舞”、“支前舞”等,动作优美感人。1948年春节期间进行了化装拜年活动,宣传解放战争的伟大胜利和当时生产与敌斗争的新任务,学校的这支“文工队”,在如东西部发挥了重要的战斗作用。

当时,物质条件的限制还反映在语文写作方面,写作文没有纸,由教师命题后,集体讨论中心思想与结构,口头发言,轮流记录成文,选出好作品贴出进行交流。

如东中学坚持敌后游击教学的情况,在当时的南通地委党刊上做了典型介绍。

投笔从戎,踏上征途活跃在敌后解放区的如东中学,是引导一批批青年学生踏上革命征途的“闪光的路标”,为革命战争的各条战线培养和输送了许许多多的优秀人才。1947年3月学生干部丁固带领刘明、周佐清、季克军、孙皎、朱凤高、周自力、张志良、仲辉、曹振志等10余位同学率先参加华东野战军第十一纵队教导队,很快成为部队基层干部。不久,我军需要一批有初中以上文化程度的青少年去担任无线电报务员,-同学们争相报名,其中金辉、田娟、刘长嫒、陆渊、周克安等几位同学,愉快地踏上了革命征途。随着形势不断好转,解放区不断扩大,走出学校参加部队或地方工作的同学陆续不断。1949年秋,学校迁回掘港镇,又有一批学生响应号召报名参军,去“三野”学习无线电报务,他们是施乃乐、丁仲友等9人。在此期间学校受到四专署两次通报表扬。现在全国许多省市、部队以及部分中央机关都有当年的校友,他们在各条战线为祖国作出了重要贡献。

第三节 参加土改复查斗争和三查学习

1947年下半年,敌情稍缓,这一阶段师生参加了土改复查的宣传和实地斗争。教师于年底参加了“整地富思想”的学习。当时因受“左”的影响,搞了人人过堂。有些中小学教师被怀疑为特嫌、阶级敌人或反革命,受到关押审查、批判斗争或镇压。

不久,县长徐可琴兼任校长,马友白任副校长,王舫为党支部书记,校本部又分成3个小队,每小队师生约二、三十人,第一小队由教务主任赵景桓带领,在苴镇新建乡一带活动。第二小队由薛春带领,在苴镇西界港桥北直到海边一带活动。第三小队由王舫带队在丰西以东坚持。这一时期,师生除参加对敌斗争和土改复查斗争外,都按教学计划进行教学。当时因学生数不足,搞了扩学宣传,以扩大学生来源。

掘东分部当时由姚子加负责,在敌情一度紧张时,姚逃往上海,致使掘东分部的活动一度受了影响。后派王舫去掘东分部,曲她自己负责一分队,二分队由虞儋负责,三分队由邵铁真和邹良负责。

在土改复查运动中,全校师生配合当地贫雇农积极投入阶级斗争,既做群众的学生,提高了阶级觉悟,增强了阶级斗争的感性认识;又做群众的知心人,向他们宣传。师生在运动中搜集当地反映阶级斗争的事例编成活报剧,宣传演出,对运动的开展起了推动促进作用,也使自己受到深刻的阶级教育。如在附中乡,邵铁真同志组织学生排演了歌剧《白毛女》,深受群众欢迎。有一次演出,中途下起雨来,群众不散,要求继续演出。“打倒黄世仁,打倒地主阶级”的口号声在会场上此起彼伏,群情激昂,场面感人。

随着整个解放战争形势的好转,1947年3月至12月,我军三次围攻掘港,敌人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为了夺取解放战争的彻底胜利,必须加强无产阶级观点,清除一切非无产阶级思想。1948年2月15日,如东一中和如东二中的教职员一起参加了县委领导的中小学教师“三查”学习(即查立场、查地富思想、查作风),批判非无产阶级思想。当时在掘东分部的学生中也开展了“三查”学习,搞得比较紧张。

学生在“三查”学习结束后放假一个月,把地富出身的学生交当地农会审查。其后,形势进一步稳定,掘东分部的学生由邵铁真等同志带往苴镇新建乡校本部集中。三查学习期间,我军于当年3月13日解放掘港,在这次战斗中,部分师生参加了攻打掘港的后勤和宣传工作,并协助做好押管和审判俘虏等工作。

第四节 游击教学的结束

三查学习结束后,如东一中与如东二中合并,改称如东中学,由张国梁任校长,从此集中进行教学。1948年秋后迁至掘马北区的虹元乡周家岭。为了迎接全国解放,适应全国解放事业的需要,将全校学生分成文教、卫生、财经三个队,文教队由邵铁真,虞儋负责,卫生队由赵朋叁、陆宗法负责,财经队由周寄萍、崔季黄负责,各队增授有关专业知识。1948年9月前后,很多学生如叶邦珑(叶明)等陆续走上部队和地方政府的岗位,不久学校迁往马塘北王元乡的袁家阙,改变游击教学时的做法,着重文化知识的教学,逐步走向正规化,并重新编班,成绩好的编为初一班,其余编成两个预备班,白天按课表上课,晚饭后用汽油灯照明给学生上自修。在袁家阙发展了学生胡甲祥、钮庭荣、徐式军、顾祝君等人为党员。

1949年春天,如东全境及南通解放,胜局已定,学校乃复迁回掘港复课。不久,校长张国梁、教务主任赵景桓相继调南通。生活指导部主任王舫调广东,由教导主任吴景陶代理校长,邵铁真任党支部书记。1949年秋,吴景陶、邵铁真调南通,则由赵朋叁接任校长,虞儋任教导主任,胡甲祥(学生)任党支部书记,崔季黄、郭翔之为总务主任。其时,教师有吴光焘、尤梓才、周寄萍、史俊兰等10余人。当年5月4日,校内开始建立了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由胡甲祥兼任团总支部书记,并成立了学生会,由朱显礼任学生会主席。

不久,根据上级关于新型正规化办学的指示精神,改变过去的游击作风,进行正规化的教育和教学,各种规章制度逐步建立起来,记忆犹新的以树荫、车篷当教室,以门板、地面代黑板的艰难日子从此一去不复返了。


如东教育督导  |  校长办公室  |  教学处  |  政教处  |  教科室  |  总务处  |  保卫处  |  工会  |  团委

校地址:江苏省如东县掘港镇香格里大街9号

学校邮编:226400

扫一扫 官方微信

建议使用IE9及以上浏览器访问    Tel 051384199668  051384199636    Fax 051384199661    苏ICP备11042775号 技术支持:如东高级中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