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首页 - 学校概览 - 最新资讯
【校友传真】戴潍娜:十九岁那年我在高考

 


戴潍娜,2003年从我校考入中国人民大学(班主任:吴军),后毕业于英国牛津大学,文学博士,杜克大学访问学者。青年诗人,作家,现任职于中国社会科学院外文所。近年来高频率活跃于文坛诗会上,作品和评论文字见于各类媒体,其自成一格、反潮流的文风引发多方关注。小说诗歌刊载于《诗刊》、《星星》、《中国当代汉诗年鉴》、《青年作家》、《国家财经周刊》等杂志刊物。出版诗文集《瘦江南》、童话小说集《仙草姑娘》、诗集《面盾》、《灵魂体操》等。

         作者:戴潍娜   摘自《凤凰文化》
       十九岁的上半年我仍在为高考打拼,下半年却已慵懒地坐在大学的台阶上整日整日的发呆了。像一个涉在一条莫名清澈河流里的人,因为明白自己一辈子再也不能遇见这条清澈的河,上岸时舍不得擦拭腿脚上的水,一路湿濡濡地走过凉风。我执拗地不愿换上大一号的鞋,兀自倚在门坎边,唱着歌儿,凭吊着这即将逝去的单薄的十九岁…… 
      那个冬天整个中学都搬进了新校区,只留 下了我们高三年级在偌大的一个老学校,而且是老校的最深处,据说是县中的一块风水宝地,多少年来只有高三年级入住于此。一年又一年,一茬人金榜题名后恋恋地离去,又一茬人看完红榜后咒骂着愤愤地投奔于它。我们在四楼的一间教室里,为了单纯的梦想麻木地憔悴着,日日重复磨写着信仰,直到把日子磨成一根细细的簪子,小心地藏在发髻里,为这一生辟邪。等到有一天头发白了它依旧光灿灿的,骄傲地年轻着。

 



      记忆中的晚自修总是氤氲弥漫睡眼朦胧的。一排人像上了程序似的一个接一个连锁着打呵欠,又像上过了闹铃,猛然下意识地清醒起来。安静的教室里偶尔有几声咳嗽和翻书的声音,老班叼着烟不时在窗外转几圈,烟雾吞吐,打着旋儿,蹭过玻璃,腾上了天花板。班主任吴大帅的人生一大嗜好即抽烟,常常有家长来校难寻其办公室,其实“寻烟问楼”便可。它的单人小阁楼安安稳稳地坐在我们教室的肩头。那里,云雾缭绕;那里,藏着一把守候了一年的庆功爆竹……偶尔,沉闷的自修中,我抬头间恰与同桌冰凝目光相触,两人遂相视一笑心领神会,结伴偷偷溜出教室,跑到操场上,捏着一块钱,胳膊伸过铁大门的缝隙,从门外的大妈那儿讨来两根冰棍儿,一边裹着棉袄在冬尾巴的寒风里瑟瑟发抖,一边快活地呼啦啦地吃,像两个刚刚溜出修道院的小修女,心里面悄悄得意着。远远的望着高楼上雾气弥漫的玻璃窗里透出的淡黄色的灯光,暖暖地微笑,彼此沉默着,不说一句话。

    早自习的时候,我们一群姐妹总成群结队地逃课去挤那个一下课便会爆满的厕所。记忆中总是江南微雨的日子里,一群女孩咯咯笑着,踩着青砖,绕过红石榴树,奔向目的地。冷不丁在路上撞见叼着烟的吴大帅,一群女孩儿慌张得手足无措,乱七八糟的理由便从嘴里直往外冒。“老师,我刚才吃了一个苹果……”一出口便后悔了,简直是荒谬到了无地自容的境地,正等着一通臭骂呢,忽地吴大帅诡秘一笑,“下次记得吃两个苹果就是了。”说罢,便一路仙气弥漫地走了。我们一帮子傻愣愣地呆立在石榴树下,摸不着头脑。继而哈哈大笑,笑得肚子疼,眼泪都出来了,笑得天摇地动,就连每每抬头如当头一棒的高三楼侧墙上威严的大“静”字此刻也禁不住要咳嗽几声了。

   就是那个说“我吃了一个苹果”的傻丫头慰儿,吃了整整一个冬天的方便面。每次,她都仔仔细细剥开里面赠送的火腿肠,掰成两段儿,用叉子叉着和我一人一半儿分着吃,两个丫头边吃边傻笑着。窗外的那棵大树叶子繁茂。小雯子总说像挂了一树的铜钱。慰儿却突地很认真地说那是一树的枯蝶,斑驳灿烂又如此平静地期待着春天,在期待中默默死去……

    临近高考的日子里,家里变着花样忙各种好吃的给我补充营养。不记得是哪一天里,放晚自修回家一眼望见了水池中一条硕大无比的鱼,是堂哥钓来犒劳我的。一时间毫无理由却理直气壮地认为这是一条满肚子鱼籽儿的大鲤鱼。家里人拦不住,我一路抱着垂死的大鱼,跑到屋后的河边将其放生了。大鱼翻入水里,未作任何挣扎,随水流漂走了。望着它那月光下渐远的白肚皮,我立在岸边,一个人傻乎乎地咯咯笑了好久。

    回忆起来,午后总有嫩绿嫩绿的枫叶儿在摇摆,教室像一个幽蓝色的平静的小匣子,我们只是有意无意地把梦想、友情以及简简单单的一颗心放置在里面。那些芬芳的心儿,那些芬芳的日子……闭上眼总有一株瘦瘦的红梅在粉色的回忆里轻吐着只有闭上眼才可以闻到的馨香。那是一次历史周练上,做着那些繁重的文字题,我在满桌书山堆砌的围城里艰难跋涉着,像一叶小舟驶入了无水的城,在一堆铜墙铁壁里作困兽之争。从一大摞书间抬起疲惫的眼,猛然间,前座的朋友转身递过一支干瘦的红梅,嘴角间挂着坚定的涩涩的微笑。一刹那,我的鼻子有些酸楚了。几星小红花骨朵儿畏缩着,没有开,贴在干瘦的枝上。我双手接过干梅,整个世界幻化成一片混沌的虚无,只在不远不近处立着一株傲然的红梅,星星点点的红花颤微微地,在一些干涩的花样年华里,那么无助地期待,那么坚强地承载……

 

 

    日子就这样过着,当时只觉得暖不感到甜,一转眼就高考了,只记得高考那几天,破车篓里总莫名地躺着几朵野花儿,要么浅粉,要么淡黄……

    毕业那天,我们在黑板上写下所有同学的名字,满满的一黑板,歪歪斜斜。几个女生掩着脸在轻声抽泣;后排的几个大块头男生坐在桌上,愣愣地望着黑板……我捏着短粉笔,再也忍受不住这悲伤的情景,一头冲出了教室,叫了辆黄包车,捧着一车旧书,草草奔离……

    后来,后来便是天涯海角,遗忘了又记起。

    我在陌生的城市,一个人蹲在风里,一片一片捡起记忆的残片,想去拼凑一个美丽的昨天,却只有一捧碎零零的他乡的月光和月光下被碎片一遍遍亲吻的冰凉的手指,它,温暖地流着鲜红的泪……




 



如东教育督导  |  校长办公室  |  教学处  |  政教处  |  教科室  |  总务处  |  保卫处  |  工会  |  团委

校地址:江苏省如东县掘港镇香格里大街9号

学校邮编:226400

扫一扫 官方微信

建议使用IE9及以上浏览器访问    Tel 051384199668  051384199636    Fax 051384199661    苏ICP备11042775号 技术支持:如东高级中学